主页
繁體

首页 > 信息 > 省内信息返回

宜宾县蕨溪镇谷庄村郑峰创办的“宇容生猪养殖场”遭遇一场电线短路事故,造成100余头猪遭到不同程度电击伤害,损失惨重

 7月1日,养殖户郑峰在宜宾县蕨溪镇谷庄村创办的“宇容生猪养殖场”遭遇一场电线短路事故,造成100余头猪遭到不同程度电击伤害,损失惨重。

郑峰认为电力部门应当承担相应责任,电力部门则认为事故是用户自行安装电缆所致。
电击持续了近10分钟
郑峰告诉宜宾新闻网记者,事情发生在7月1日晚上8时许,他在巡查时听见猪的惨叫声,然后看见电火花四溅,便跑到电表处关闭电源,走近一看漏电保护器已经跳闸,以为已经断电了,还未走进猪场,他再次听见猪的惨叫声。郑峰直接拉掉保险闸,但惨叫声还是不断传来。
郑峰不敢走进猪场内,立即通知电力公司工作人员。工作人员用电笔查验,发现保险开关和漏电保护器还在通电,打开电表进行线路调整,方才把电断掉。
“电击持续了近10分钟,猪的惨叫声把附近村民全都惊动了,大家都来围观。”郑峰说。
由于养猪场的猪笼是金属制品,导电性能极强,猪场100余头猪均遭到伤害,有4头成猪当场死亡。
漏电保护器未发挥作用
7月2日,蕨溪供电所相关人员与郑峰协商事故处理,供电部门认为直接死亡的只有4头成猪,损失不大,遭到郑峰反驳,双方不欢而散。
郑峰称,死亡的猪有两头是洋二元母猪,另外两头则是原种猪,“3600元一头,买来只有100斤左右,到性成熟要7个月,这中间存在饲料费、疫苗和药物费。这群母猪已怀孕3个月,现在22头母猪都被电得奄奄一息,很可能繁殖功能损害较大,我们是自产自繁的猪场,这次电击可能就断了我们的‘根’。”
7月6日、10日、11日,被电击的母猪一共产下4头小猪,均在当天死亡。
“10日,有头母猪腿都肿了,每天睡在地上,看样子也快死了,喂它东西也不吃。”郑峰告诉记者,他是江汉大学法律系的本科毕业生,大学毕业回家创业,没想到遭到这样的打击。
郑峰认为,直接和间接的经济损失可能达十多万元,“具体数字现在还在寻求畜牧部门评估。”
损失应该由谁承担?
“漏电保护器和保险开关确实是供电所工作人员安装的,但是出事的地方是用户自行安装电缆的室内,按照《电力供应与使用条例》,室内自行安装出的问题应由猪场自己负责。”蕨溪镇供电所所长黄星告诉记者,室内的电缆安装不太符合标准,从而让猪咬坏电缆造成事故。
郑峰提出,事故虽然发生在室内,但漏电保护器和保险开关均在室外,并且是由供电所安装,它们没有起到跳闸就断电的作用,是否存在安全问题?
黄星称,电力保护工程竣工后需要用户提交验收申请,他们才会进行详细检查,而猪场并没有提交申请,所以这样的室内事故供电部门不会承担责任。
然而,这样的说法无法说服郑峰,“如果不是漏电保护器和保险开关都不起作用,电击不会持续整整10分钟,也不可能造成如此重大的损失,这难道不是供电部门的事?如果不是听见猪的惨叫,可能我命都没了,这不是安全隐患?”
“对于照明电,供电部门也从没告诉过我必须通过供电公司才能拉,城市里的房屋装修都是请电工来安装的,为什么我们乡下还必须让供电部门来安装才能得到保障?” 郑峰说。[ 四川养殖网 https://www.46659.com ]
  •  1/2    1 2 下一页 尾页
  • 上一篇:阿坝州若尔盖县全面完成草原征收、征用使用情况清理上报工作

    下一篇:江安县底蓬镇梅溪村将建200亩立泥鳅养殖产业基地

  • 网友评论

    匿名发表
    0 人参与--条评论

    相关推荐